县委书记与7名女性搞婚外情

时间:2015-9-8 来源:www.zhx8.org 作者:www.zhx8.org

    8年间累计受贿639万余元,其中仅收受一名民营企业老板的贿赂就达370万元……江西安远县原县委书记邝光华7日被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通告以受贿罪,二审判处有期徒刑15年。

    记者调查获悉,邝光华在赣州市安远县、会昌县任职期间,不仅大肆收受别人以“土特产”为幌子的大额现金,为请托人“量身打造”工程项目非法牟利,而且把风水先生奉为“座上宾”,一旦工作上遇到困难,便将他们的“指点”当做金科玉律。

    办案人员和有关专家认为,邝光华以权谋利,迷信风水,作风腐化,折射出手握重权者一旦信仰缺失,就容易走上贪腐蜕变道路。

    行贿款变身“土特产”权力“关照”行方便

    邝光华在2005年至2013年间,先后任安远县委副书记、副县长、会昌县委副书记、代县长、县长、安远县委书记。2014年10月8日,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判处邝光华有期徒刑17年,并处没收财产60万元。一审宣判后,邝光华不服判决,提出上诉。

    经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查明,邝光华多次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多名企业老板、公职人员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639.3613万元、美元2252.5元(其中70万元未遂)。其中,收受江西会昌顺达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谢祚珍一人的贿赂便达370万元。

    2009年春节前一天,谢祚珍交代司机从车里搬了一个20公斤装的米粉箱以及一些酒、茶叶等到邝光华汽车后备箱里。邝光华对此次受贿行为回忆称,他到家后,打开米粉纸箱,发现里面装有百元面额的现金,数了数共有100沓,共计100万元。

    2007年至2011年期间,以送米粉、豆干等土特产为障眼法向邝光华行贿,成为谢祚珍惯用的手法。至案发时,谢祚珍共向邝光华行贿6次,其中3次单笔金额为100万元。

    谢祚珍频频行贿的目的,就是获得邝光华在项目开发建设、规划设计更改、工程承接建设等方面的关照。

    对此,邝光华心知肚明,并竭尽全力予以“关照”。其中,谢祚珍为保障自己在会昌县所开发的“财富港”小区能够升值,他找到邝光华,希望更改“财富港”小区规划,将县里新修的湘南三路贯穿“财富港”小区延伸至国道。

    随后,时任会昌县县长的邝光华亲自主持会议,完全按照谢祚珍的“要求”,作出了调整规划的决定。而这意味着,“财富港”楼盘的容积率、建筑密度都将随之变化。“共增加了1500平方米的店面,小区其他住宅和店面也大大升值。”谢祚珍案发后交代称。

    邝光华在案后反思:“面对金钱的诱惑,我直接干预插手政府工程项目。我设身处地为他着想,全盘接受他所提出的条件,量身定做为他设置标准。”

    “求神避邪”符挂身上 风水先生成为“座上宾”

    据办案人员透露,调查组对邝光华采取强制措施后,依程序检查其随身物品时,竟发现其身上“求神避邪”的符、钱类东西竟然有六七样之多。

    赣州市纪委通报指出,邝光华长期放松世界观的改造,背弃理想信念,思想蜕化变质,这是邝光华腐化堕落的根本原因。

    “迷信心态导致抵制各种诱惑的能力急剧下降,经常为人情关、亲情关所困,判断是非无标准,处事没有原则,甚至丧失立场,拿原则做交易。”邝光华反思说,不信苍生信鬼神,特别相信风水先生谢某、郭某能够指点迷津,常常把他们的话当做金科玉律,工作中遇到困难就痴迷地求助他们。

    在迷信风水的同时,邝光华对女色的迷恋也变本加厉。

    据曾经接触过邝光华的人士介绍,邝光华平时给人的印象不错。但出乎大家意料的是,邝光华在接受组织调查期间,主动交代的生活作风问题让人大跌眼镜。

    纪委办案人员告诉记者,邝光华在接受调查期间,写了一份检查,其中坦白了曾与7名女性大搞婚外情的事实。邝光华利用手中的权力、地位和影响力去发展婚外情,有的是利用别人夫妻关系一度有矛盾而乘虚而入,有的是利用女性的单纯忽悠勾引,有的是利用对方有求于自己主动以帮忙为由进入。其寻欢作乐的地方,除了任职地,还有赣州、南昌、深圳等地的宾馆、酒店。

    在接受调查期间,邝光华说:“金钱、女人充斥脑间,在歧途中越滑越远。”

    办案人员认为,邝光华案例说明,当个人自律不严、小节把关不牢的时候,缺口就会打开。因此党员干部要切实把握廉洁自律的初始关、小节关、爱好关、交友关,才能把自己打造成腐败的“绝缘体”。

    信仰蜕变:“两点理论”折射扭曲的金钱观

    邝光华通过县委书记的履职经验,曾经总结出两个“理论”:一是对老板们的一些久拖未决的事,“一把手”重视起来,下面就会真正重视起来,自然有解决的方法;二是他认为当今社会形成这样的潜规则和惯性思维,只有钱开路,难题、问题才可以解决。

    当地纪委办案人员告诉记者,邝光华的“理论”背后,就是权力失去监督、制度约束乏力,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这种乱象正是权力寻租的空间,是滋生腐败的土壤。

    出于这样的“理论”,邝光华对金钱的追逐肆无忌惮。

    邝光华热衷于上下级间要送礼,这些红包礼金打着人情往来的幌子,成为权钱交易的“遮羞布”。他在悔过书中承认:“从2002年冬至2013年夏,仅在春节、端午节、中秋节三大节日,我收受干部所送的钱物近百万元。”

    在邝光华的逆向示范下,安远县多名干部上行下效,借机行贿。原安远县矿业管理局局长凌永生、原安远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兼迎宾馆经理钟道统、原安远县政府副县长兼公安局局长廖雪勇等人为谋求和感谢邝光华对其单位及个人工作的支持和关照,多次向邝光华送礼行贿。

    “得了人家的钱物就嘴软,对该管的不敢管,导致好人主义盛行。上下级之间要送礼,使党内交往庸俗化,由此导致群众仿效,引发社会风气的恶化。”邝光华在悔过书中说。

    江西师范大学政法学院法律系主任颜三忠认为,邝光华长期在会昌县、安远县任主官,岗位缺乏轮换,腐败温床滋生,因此要严格实行领导干部定期轮岗制度,尤其是对重要部门和关键岗位的一把手,加大交流力度,扩大交流范围,使干部摆脱各种盘根错节的复杂关系,从关系网和利益网中解脱出来。这有利于从源头上、制度上预防腐败。

www.lnh8.org